杨千叶有种回到自己家里的感,自己家要被人大

   深深没说什么,李鱼只听到“咕咚”一声,吞咽口水的声音o
 
    长孙无忌站在自家的库房面前,厚重的铁门吱嘎嘎地打开,一袋子一袋子的钱被力夫扛出来,迅速地堆满一辆辆车,惹得长孙无忌心里直抽搐o
 
    钱退了,脸丢了,等那宅子退回来,就等于他免费让人住了几年,这且不说,他还给了人家利钱o更糟糕的是,就现在西市不断恶化的交通状况,他那处宅子再想出手,连当初的五十万贯都卖不上了o
 
    宰相大人咬牙切齿一番,招手唤来管家:“修书一封,通知长安、万年两县,整顿、规范、梳理全城交通o我长安雄城,天下景望之地,车马骡驼,行人商贾,行走没有规矩,摊铺随地乱摆,怎么成?”
 
    管家连声答应,马上就派人去通知两位知府级的京县知县了o长孙无忌是当朝宰相,当然有资格管理此事o
 
    两县县令听说是宰相大人亲口吩咐,也是不敢怠慢,立即纠合一班不良人,成立了类似于纠风纠纪的城管大队,开始对长安城风风火火地进行整顿起来o还说别,长安此时刚刚进入繁华盛况,市政状况确实开始出现了混乱o
 
    而长孙无忌及时下令,恰是旧况消失,新况初立,新旧交替,容易立规矩的时候,经过这一番整顿,长安风貌与往昔大不相同,不但赢得朝廷一片赞赏,就连李世民对长孙无忌的政绩也是颇为满意的o
 
    当然,这是后话o而且永远也没有人知道,长孙宰相做出这一决定,究竟是因为他经历了些什么o
 
    倒是长孙无忌抽冷子下了这么一个吩咐,把站在一旁的越王李泰唬得一愣o他哪知道长孙无忌这是为了他的房子升值着想,心中不觉赞叹:“舅父大人当真了得,刚在尉迟恭那儿吃了个瘪,赔了这么多钱,此时想到的居然是长安交通与风貌问题,难怪人说,宰相肚里能撑船o”
 
    李泰年轻气盛,可没有宰相肚量,便咳嗽一声,道:“舅父,那人为邀宠,献媚于尉迟将军,谗言中伤舅父,离间文武,罪大莫极,舅父虽然宽宏仁恕,对此等小人也当严惩,才是罚恶助善之道o”
 
    长孙无忌捋着胡须,微微点头:“嗯,此等奸诈小人……”
 
    李泰欣然道:“那人名字,我记住了o刘啸啸,来自陇右o”
 
    长孙无忌眼角跳动了几下,抬抬手,内库管事马上站到了身边,微微欠起了身子o
 
    长孙无忌道:“一会儿,你押着钱车去尉迟府,打了收条后且不忙着回来,再去一趟刑部,让六扇门帮我查查这陇右刘啸啸的底细o”
 
    内库管事心领神会,连忙领命o
 
    陇右,黄龙坡o
 
    刘啸啸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,揉了揉鼻子,再度瞪起眼睛:“我说徐亥生,你别老揪着一张苦瓜脸,有咱们罗爷罩着,有我刘老九帮你,来日你徐老十就是陇右第一皮货商,取代龙傲天的位置,这不就是你之所愿吗?”
 
    徐亥生暗暗叹了口气,瞟了眼罗克敌阴冷的目光,勉强挤出一副笑容:“承蒙罗大哥青睐,将我收为十弟,徐亥生感激不尽o只是……只是难免有些忐忑,呵呵,胆子小,这个……人之常情,还请大哥和九哥见谅o”
 
    罗克敌微微一笑,拍了拍徐亥生的肩膀,道:“你放心,我让你入伙,不是想让你跟着我打打杀杀,做马匪o那有什么意思,你也不是那块料o”
 
    罗克敌向前几步,脚踏在一个石墩子上,向前一挥手:“占了罗一刀的地盘,只是和他了结一下个人的恩怨o现在旁人都以为,接下来我要对另外两个大寇磨刀霍霍了,呵呵,我的志向,岂在于此o”
 
    罗克敌回身道:“做生意,求的是财o做大盗,求的也是财o我不擅此道,所以才做大盗o可做大盗,需要尖牙利爪,然而,猛虎,早有老去的一天,而经商,却是越老越老到o”
 
    徐亥生听他话音儿,眼睛越来越亮:“那……大哥的意思是?”
 
    罗克敌微微一笑:“你擅经商,西北地面儿上,你黄龙坡徐家,是仅次于龙傲天的大皮货商o而啸啸,在龙家十年,对龙家的运营之道,乃至许多的渠道、关系一清二楚o如果再有罗某武力支撑,打击其他各家包括龙家,力保你出头,你说西北地面儿上,三年之后谁是第一大商贾?不,准确地说,是西北地面上唯一的大商贾?”
 
    徐亥生听得脸庞胀红,激动的气息咻咻,有些粗重了o
 
    罗克敌微微一笑,道:“你原来的,我不会夺去o我还会给你更多,因为,我有把握,也有能力,赚得比谁都多o”
 
    徐亥生虽然是西北地区排名第二的大皮货商,可跟第一那差距,实在不是一点半点o龙家打通了长安东市的渠道后,徐亥生已经有点认命了,决心做万年老二了,可这时,刘啸啸找上了门o
 
    徐亥生并不知道刘啸啸成了马匪的事儿,这时间太短促了o但他知道刘啸啸本是龙傲天手下第一大将,一听他来投靠,登时喜出望外,谁料却是引狼入室,牵出了罗克敌这头猛虎,沦为了人家的傀儡o
 
    现如今听了罗克敌这番想法,徐亥生才霍然开朗o只是,刀把子握在罗克敌手中,一旦他的利用价值消失,罗克敌会不会一刀结果了他,再取而代之?这话他虽没说出来,但眼神的飘忽已经暴露了他的想法o
 
    罗克敌显然看出了他的担心,不禁淡淡一笑:“你想成为一棵大树,就别跟一棵小草较劲儿o不然,你的格局,也就那么大了!我,想做大树!”
 
    刘啸啸道:“你放心,你的位子,大哥不会抢,也懒得抢,你擅经商,这正是大哥所需要的o把你捧成西北唯一的大商贾,这只是第一步o接下来,大哥就会控制从西北进入关中的所有生意,懂么?就算天竺、波斯、大食诸国,也得雁过拔毛,那是多大的生意,你这只饭碗,大哥看得上?”
 
    刘亥生听到这里,喜出望外,立即扑倒在地,抱拳说道:“小弟惭愧,大哥鸿鹄之志,小弟却以燕雀之心揣度,实在惭愧o”
 
    罗克敌笑道:“无妨,日久见人心o久了,你自然知道我罗某人的为人o如今,你可放心与九弟往长安一行了?”
 
    刘亥生欣然道:“放心了!”
 
    罗克敌点点头:“你们此去,抢不抢得来龙家的生意不要紧,重要的是,要破坏他们的生意,叫他们占不得先机,接下来,就是咱们大展鸿图的时候了o”
 
    徐亥生抱拳应道:“小弟遵命!”
 
    杨千叶站在人群中,眼看着李鱼一步三摇,带着深深远去,依依收回目光,便往宫城方向行去,再不回头望上一眼o一直走过两座坊,杨千叶的心情才平复下来o
 
    此时,恰见一群官府中人乘车马往北而去,车上载着许多丈量工具,看起来像是工部的人o
 
    这长安城原本是大隋的,杨千叶有种回到自己家里的感觉,自己家要被人大兴土木重新装修设计了,那是最为敏感的事情,杨千叶不禁问道:“李世民要兴修什么吗?”
 
    冯二止赶紧去打听了一番,回来对杨千叶道:“殿下,李世民下旨,要在龙首原上修一座永安宫(即大明宫),说是要把它修成千宫之宫,普天之下最为壮观的宫殿,以供太上皇李渊居住o说什么‘称万方之望则大,孝昭乎天下’o由将作大匠阎立本来主持设计,方才就是阎立本带人去堪探地形o”
 
    杨千叶讥诮地一笑,道:“我这表哥蛮孝顺的嘛!”
 
    杨千叶说的表哥就是李世民o李世民的父亲是李渊,李渊和杨广的外祖父都是独孤信,所以隋炀帝杨广是李世民的姨表叔o李世民又娶了隋炀帝的一个女儿也就是杨千叶的一个同父异母姐姐,所以隋炀帝又是李世民的岳父,杨千叶得叫他姐夫o
 
    嗯……听起来一点也不乱o
 
    墨白焰冷冷一笑:“沽名钓誉罢了,弑兄杀弟,逼父逊位的好名声,压得他透不过气来了o”
 
    杨千叶眺望皇宫方向,那个让“大唐从里边乱起来,从而混水摸鱼”的念头骤然清晰起来:“大唐政局目前是稳住了,但道义上的事,却需要更多的时间来造势o如果表叔李渊这时候死了,这个乱子只怕就不好收拾了吧……”
 
    完美破防盗章节,请用搜索引擎搜索关键词(),各种小说任你观看
 
 第199章 阀阅
 
    <script>("readerfs").classna = "rfs_" + rsetdef()[3]</script>
 
    李鱼就算不为了自称肩酸、腰酸、背也酸的深深姑娘,也得租辆车子,不然他两条腿走路,偌大一座城池,连穿多座坊,他的脚也吃不消。
 
    这一次李鱼汲取了教训,不再教深深去给他租那廉价的柴车了,自己雇了辆轿车,载着他和深深返回集贤坊。
 
    到了集贤坊前的街巷口儿,二人很识趣地就下了车,毕竟从人群里挤过去,更快一些。
 
    道路本来很快,但两边都被摊贩给挤占了,你敢往前一尺,我就敢往前一丈,道路越挤越窄,而且整整一条街的摊贩都把地摊往前挤,道路等于是用一条无形的线重新划了一下,如许之多的往来人群、车马骡驼,就都在这两条线之间穿梭往来,拥塞不堪。
 
    “小郎君……”
 
    深深突然扯了扯李鱼的衣袖,李鱼正被行人挤得烦躁,扭头一看,就见深深一双眼睛水汪汪的,一排洁白整齐的贝齿轻噬着嫩红的下唇,那模样儿,一副春.情难捺的滋味……
 
  :“我没钱。”
 
    李鱼翻了个白眼儿,道:“那就走吧。”
 
    深深姑娘马上再度拉住了他的手臂。
 
    “我给你打洗脚水。”
 
    “走啦!”
 
    “我给你洗脚!”
 
    “……走啦!”
 
    “我还给你捏肩。”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